乱伦家庭之马玉虎

乱伦小说   2021-07-21   加入收藏夹

乱伦家庭之马玉虎马玉虎–是马家五兄弟中唯一的男孩。

马老大–取了三个太太,大太太,二太太没有生,只有三太太生了两个女儿。

马老二–取了两个老婆,只有老大生了一个女儿,二太太连屁都没有放一个。

马老三–对女人很有兴趣,十年之中取了六个老婆,但是只有老大和老五各生了一个女儿。

玉虎的爸爸马老四,取了原配一直未生育,太太一急,把自己十三岁的妹妹给丈夫搞,你说邪不邪?她小妹

三年之中连生了一男一女。

马老五–也是取了三个太太,也只有大太太生有一女,老二老三,只管脱裤子打砲,也不下蛋。

在台北商界,提到马家五雄,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马家的财富,相传数代,到五马成年各自奋斗经营更加

腾达。在中国五千年古老的传统之中,传宗接代是一等一的大事,也因此在马家五兄弟之中,老四能一举得

男,一夜之间,老四的地位瞬间成了老大,玉虎成了小霸王。从此老四的头,擡的比兄弟还高,声音比兄弟

还大。

而它的两个老婆,更是乌鸦变凤凰,更加娇纵蛮横。

然而老四的唯一剋星便是元配夫人?

她的口头禅便是『哼!老娘十四岁给你搞,你的成绩在那里?』

『哼!如果没有老娘的小妹换了别的女人一样是生赔钱货!』

而更绝的是,而二姨太会装煳涂,她不问家务事,也不管一对儿女的生活起居,她不去管丈夫回不回家,

他要穿新衣有大姐替她买,她肚子饿了有女佣自然而然做好等她吃。

她只要问:『姐,死鬼在那里?』

这代表小穴在痒了,大姐就会下令丈夫马上回家陪二夫人替她止痒一下。

马玉虎,长大是一只虎,而小时候确是一只猴。他天生好动连睡觉也不例外。

他从小不喜欢妈妈穿衣服睡觉,主要是这样比较方便完奶奶,吸允乳房。

大部份的时间都是睡在自己大妈的怀里,他亲娘则是要看情绪好

不好,心情好,也让他在自己的怀里睡,不过通常一个月只有六、七个晚上而已。他在马家自然形成小皇帝的地位。

比他大的姊姊们也不过大三五岁,比他小的妹妹们也不过小两三岁。

马家老四是五兄弟中身材最高大的,也是最相貌出众的。

因此龙生龙,阿虎在姊妹群中,更显的貌若潘安。

虽然阿虎的玩伴都是女孩子们,尽管好玩,但总是很温柔的对待自己的堂姊妹们。

虽然自己的伯母婶婶们没有生半个儿子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个个都非常喜欢阿虎,也因此大妈婶婶带他回房过夜也是常有的事。

他上幼稚园,比同年龄的小孩子还高出一个头。

读小学时成绩都在中上但是好动的他不用说体育是他的最爱。

也因此他国中第二年的月考,满江红。

他的父亲-马老四,大发雷霆,马家上上下下无不警张万分。

晚饭后不久,父亲铁青着脸,手拿诫尺。

『小虎,你给我跪下。』

『当家的,当家的,有事慢慢讲别吓着了孩子』

『哼!都给我闭嘴,都是你们这些臭娘们给宠坏的。』

『喂!讲话要凭良心呀!』

『我哪一点不凭良心。』

『你一个月在家住三五天,有时候出国两三个月。』

『我不忙,你们喝西北风啊!』

『可是我问你?你有看过,关心过儿子的功课吗?』

『太忙了啊!』

『哼!你不说,老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是忙着完女人!』

『你不能冤枉我!』

『这五六张相片中的女人是谁?你说!』

『太太!我管管孩子你别生枝节嘛!』

『你爱他,骂他是应该,你拿诫尺想打死他啊!』

『唉呦呦!马四哥,小虎惹你生气啊!』说话这个人是小虎的「干妈」。

『唉呦,四哥,孩子有错可以慢慢讲啊。』

『小虎的干妈,你亲眼看到,又罚跪,又骂他,又拿尺要打死他』

『四哥给我一个面子,我带他回去住两三天,一定好好管教他。』

『小虎快谢谢干妈啊!』

『谢谢干妈!』小虎道。

『四哥,那人我就带回去了!』

『真不好意思,又要打扰你了』

『唉!老公,你看人家多喜欢小虎啊!你该想一想!』

『又是谁多嘴通知她的,真是莫名其妙!』

谢美花,今年三十五六岁,原是中部某大舞厅的大班。

她自从认识某商会的理事长之后,立刻被带回台北包养。

但是那个老头子的家中已经有了五个姨太太,所以大太太一直阻挡不让她进门。

不过由于她的交友广阔,许多的商场问题,还是需要他出马解决。

因此马老四也不想过度的得罪小虎的干妈。

马谢爷为儿女亲家已经有五、六年的时间,小虎去干妈家过夜那是经常的是。只是这一次………

『干妈,刚才爸爸好吓人喔,说不定真的会把我给打死!』

『乖宝宝,不要怕,喝杯酒压压惊。』

『干妈,谢谢你救了我!』

『看你吓了一身汗,干妈放水给你洗澡吧!』

『干爹,今天晚上他会回来吗?』

『他带小老婆去美国玩,要几天才会回来。』

『那我要多住几天。』

『干妈,妳好美!』

『可惜命不好,只能作人家的地下夫人。』

『干妈,妳也一块下来洗吧!』

『你别动,干妈替你把背后洗一洗。』

『干妈,妳的手握着我的鸡巴,好舒服喔!』

『在家里的时候你大妈没有帮你洗吗?』

『她只负责放水而已,要我自己洗。』

『干妈,妳的奶子好漂亮呦,我好想吸吸看!』

『等一下,等干妈洗干净了再让你吃!』

『干妈,妳下面好像日本人的鬍子。』

『今天干妈全身上下都让你看光了,你说和你妈咪比起来谁比较美啊?』

『当然是干妈了!』

『小鬼,这么小就会拍马屁啊!』

『干妈,你看为什么我的鸡巴会变成这么硬的!』

『乖儿子,因为要用你那一支洗干妈的小肥穴啊!』

小虎将手指往干妈的肥穴伸了进去。

『干妈,小肥穴好肥好紧喔!』

『嗯!嗯!嗯!小虎再往里面挖!』

『干妈,我的手指太短了!挖不到底。』

『嗯!嗯!小宝贝,干妈好舒服、好痒啊!』

『干妈,它在吸我的手指头!』

『心肝宝宝,快点吸妈妈的奶!』

『干妈,我的鸡巴硬的好难过!』

『那我们快上床去吧!』

一到床上这个骚女人,一面疯狂的吻着小虎,一面用手套弄小虎坚硬的大鸡巴。

小虎在美花的引导之下将她的鸡巴第一次插进女性的阴道之内。

『儿子,快上来干你的妈咪!』

『干妈,妳的小穴在流水。』

『快点用力插进去吧!』

咕噜一声,小虎的鸡巴已经插进这个骚女人的小肥穴中两三吋。

『干妈,这样是不是叫做性交,叫入穴,叫打砲!』

『死小鬼,你都知道为什么要钓干妈的胃口。』

『以前只听同学说过,没有真的看过;当然也没有真的搞过!』

『你每天都和你大妈或者和你妈睡,都没有试试看吗?』

『有摸过她们的奶奶,但没有这样做过!』

『这么说,你还是童子鸡了?』

『干妈,又插进了好多,好美好爽喔!』

『不要急,慢慢来,才会给干妈爽。』

『干妈,妳不但长的漂亮,心肠好,更有这么美的小肥穴,妈,我爱妳。』

『乖儿子,干妈更爱你,还有你的鸡巴!』

『干妈,好像插到底了。』

『看不出乖宝宝的鸡巴比你的干爹更粗更长更坚硬,干妈好爽。』

『啊!干妈为什么妳的肉肉会流出好多水出来?』

『小鬼,这是因为你插穴插得太舒服,干妈流出来的淫水。』

『嗯!小心肝,用力,用力,用力搞,干妈的小肥穴好痒喔!』

『喔!喔!喔!好舒服,干妈妳的小肥穴在咬我的鸡巴!』

『小乖乖用力,用力,抱紧妈,用力的插!』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干妈,屁股再用力摇,好爽好舒服喔!』

『儿子再用力插,干妈又要丢了!』

『…….喔!…….喔!…….喔!………….』

『干…….妈…….』

小虎全身一抖,新鲜的精液就这样射进自己的干妈身体里。

『呜!干妈,这一把尿是我有生以来最痛快最舒服的一把尿。』

『死小鬼,什么尿不尿的?这是射精!』

『啊!干妈,原来这就是射精,那么我们两个是不是已经有了性交?』

『乖儿子,如果说这是尿尿会被外人笑得。干妈,好希望你是我的亲儿子干妈,想要亲儿子的精液。』

『干妈,我是妳的亲儿子,以后要常常教亲儿子打砲。』

『只要用心学个两三天,干妈保证你是打砲的高手!』

『小心肝,你在这住个两三天,干妈,做你的试验品。你呀!拥有男人最棒的本钱,差的只是经验而已。』

『男女之间除了插穴之外,爱抚、接吻也是很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对于高潮要能控制自如。女人的哪一

个部位最敏感,什么对做最容易让女人兴奋这些都要知道。』

『干妈,怎么打砲还要这么多的学问?我记不起来。』

『小宝贝,记不起来不如实际的行动来的快。』

『干妈,妳看,宝宝的鸡巴又硬起来了!』

『嗯!亲儿子的鸡巴比刚才更硬、更长、更粗呢!』

『………喔!………喔!………喔!………喔!………』

「色」!色字头上一把刀,只要你一尝到鲜,没有人会不想在多吃一口的。

这一夜,这两个假母子是通宵达旦的玩乐!

小虎在干妈家整整鬼混了三天,才回家拿书包准备上学!

过了几天

小虎在干妈家住了四天之后,准备回家拿书包上学。

小虎的大妈(亲妈咪的姊姊)为儿子准备了一大堆好吃的东西准备迎接小皇帝的回家。

她从早上开始就一直站在门口东张西望地期待自己的儿子。

『大妈,快点嘛!不然我会迟到的。』

『好了!好了!拿去吧,走慢一点!』

『妈,再见!』

小虎不叫她「大妈」反而只叫她妈,让她心里十分高兴。

一个不曾自己生育子女的女人,对她来说,一句「妈」,远比千金、万金之价更高,更令她满心欢腾。她觉得她的汗没有白流,她含着泪水向自己说:

『我着个活寡妇活在世上,总算是能有一些报偿。』

她一再的告诉自己,我是值得的,我的付出,是有意义的。

就这样小虎的大妈,从早上坐在客厅等到中午,从中午,一分一秒的等到黄昏。

『妈,我放学了!』

小虎的大妈,飞快的冲到小虎的面前。

『妈,我好想妳!』

『宝贝,妈也是一样也好想你。』

小虎紧紧的拥抱着自己的大妈,稳她,亲她,一双手在大妈的身上不停的移动轻轻的爱抚大妈。

嘴里不断的叫着:

『妈—–妈—–妈——』

『小虎,你放学了你肚子饿不饿?』

『妈,我不饿,只是一整天都想着妈而已!』

『妈,我们进去吧!』

『奶奶,妈咪,你们也一起来吃东西吧!』小虎转头对在一旁观看的奶奶和亲生母亲问道。

『小虎,妈还不饿,叫大妈陪你进去吃吧。』

小虎的大妈,如果以前听到小虎叫她「大妈」,并没有特殊的感觉和意义。

今天他快乐了一整天,为了就是小虎轻轻的较了她一声妈。

如今一听自己的妹妹又叫她「大妈」,顿时让她觉得好生刺耳。

『妈,你不舒服啊!』

『没有呀!也许是太想你了。』

『我也是。』

小虎和他大妈似乎是忘了吃点心,他就像是抱婴儿一般,把自己的大妈放在自己的腿上,像是久别的夫妻,

又上蜜恋中爱侣,他们甜甜的身稳,斯磨,大胆与热情的互相抚摸对方,好像两个人就要溶为一体,不断的

碰触对方的每一吋肌肤。

『宝贝,用力抱紧妈咪!』

『妈,妳知道吗?我好爱妳!』

『心肝宝贝,什么都不用说,妈妈什么都知道。』

女人三十五六的时候正值狼虎之年,对性爱永远不满足。

她就像是一条水蛇,紧紧的缠住自己名分上的儿子。

而他就像是一只荒山中的饿虎,将铁爪伸上自己的大妈,成熟、美丽的贵妇人。那一阵阵的呻吟,不知倒

是疼痛,抑或是淫邪。

『小心肝,再用力抱紧妈妈。』

『妈,我爱妳,永远永远爱妳。』他在她耳边用一种催魂似的魔音说道。

「碰…..碰…..碰…..」

『太太,少爷吃饭了!』下人叫道。

『来了,来了』小虎和大妈赶快整理一下衣服,准备出去吃饭。

『妈,我好饿喔!』

『奶奶,我在家的时候妳要多吃一点喔!』

『好,好,好,阿嬷一定多吃一点。』

『奶奶,这几天,虎儿真的懂事多了,好像一下子长大了许多。』

『也不怕羞,自己夸自己。』大妈应道。

『奶奶,儿子吃妈的奶,是不是可以啊?』

『乖孙,那是天生自然的,谁说不可以呢?』

『奶奶,人家以后要天天陪两位妈咪一起睡。』

『好!乖孙,随便你要跟谁都可以,乖孙啊,你在干妈家住了三天好不好玩?』

『奶奶,很好玩,干妈很疼我的!』

『乖孙啊,玩归玩,功课还是要认真,不要再让你爸爸生气,那时候干妈、奶奶想保护你,也保不了了!』

『奶奶,妳放心小虎以后会认真用功的。』

『嗯!这才是奶奶的金孙。』

『奶奶,要不要再添半碗饭?』

『乖孙啊!奶奶今天已经吃很多了,不可以再吃了。』

『奶奶,我扶妳上去休息吧。』

『不用了,看你满身大汗的,快点去洗澡休息吧!』

『那妈给你放洗澡水去。』大妈说道。

小虎一反常态没有留下来,他笑瞇瞇的亲了老奶奶的脸颊,一阵风似的冲上二楼自己的房间。

小虎跑进卧室之后,发疯似的抓下自己伸上的所有衣裤。

他一踏进浴室,不觉一愣,两眼发直。

前面站着的是一个裸体美丽的女神,正是自己叫了十多年的大妈。

『心肝,妈是不是很老,很丑?』大妈边说一边不由自主的低下头来,心理不由自主的害起羞来,站在前

面的不正是自己的儿子嘛,为什么我会想要跟他做爱呢?

『嗯!妈咪,别说话,慢慢的转动妳的身体,让宝宝好好的欣赏妳的躯体!』

『妈妈都已经三十多岁了,有什么好欣赏的?』

小虎像个小小的鑑赏家,先由上而下的仔细看过一遍,然后再用他那一双具有男性魅力又不脱小孩子稚气的

手掌,轻轻柔柔地抚摸大妈一遍。大妈的身体只有一百五十多公分,比自己整整矮了十八公分,她的体格属

于娇小玲珑型,略为纤瘦。一头乌熘熘的黑发,终年总是整整齐齐,一对柳叶眉,眉毛很少很细。

一双明亮而有神的眼睛,虽然没有特别的大,但很传神,很抚魅,充满了爱意。尖而挺的鼻子,象徵着对性的需求永

远不够。

她的嘴小巧灵活,小小的香舌,充满了诱惑。

她最美的是像鸭塑型的美脸,不胖也不瘦。

而小虎从小摸到大的乳房,永远都是那么的坚挺。

一对乳房之下是一片大平原,平平坦坦的,没有一点皱纹。

小腹下面突起的一大块肥肉,没有一根阴毛。大妈的腰很高,更显的双乳和臀部的突出。因为她的娇小,适中的大

小腿,更能显示她成熟女性的曲线美。

尤其她一身雪白细致的肌肤,让你很难想像的到他是个徐娘半老,快要接近四十的中年女子。

『乖儿子,你在折磨妈,还是在欣赏妈吗?』

小虎勐地往大妈身上一抱,用吻来代替所有的回答。

十分钟的欣赏,他等于是艰苦的过了十年之久。

他疯狂了,小虎不是用吻的,而是用咬的,他要跟大妈合在一起。

他的一双魔爪,不是在抚摸她的娇驱,而是在撕裂她的贞操。

『嗯!宝贝!你用力吧!最好一口把妈咪吞下。』

小虎用力捏她的背肉,顿时青一块紫一块的,而她的屁股,更是佈满了一块块的吻痕。

一对坚挺的乳房,小虎用力的或揉或咬,乳头因此涨的更大,几乎就要流血。

她多肉儿肥嫩白光光的小穴,她是女人中最上品,最容易搞的美穴。

小虎的指头,一下就差到大妈的阴道底,他的指头在里面不断的挖弄,使得淫穴里面淫水不断的往外流。

穴肉好想咬住了手指不断的吸允。

『嗯!嗯!嗯!小哥哥,你快哇,用力一点,挖的妈妈好舒服。』

大妈用她的双手握住自己儿子鸡巴不断套弄,一点也没有乱伦的罪恶感。

『嗯!小哥哥,你的鸡巴这么长、这么粗恐怕妈妈的小穴装不下!』

『哇!好烫喔!』

『妈咪,看样子,爸爸很少跟妳玩。』

『嗯!小丈夫,以后你就是我的亲丈夫,快点把你的鸡巴送进去妈妈的肉穴。』

『唉约!小宝贝轻一点,妈妈的肉肉好痛。』

『嗯!妈妈的阴道真是好削,又紧又嫩又温暖,宝宝喜欢跟妳做爱。』

『宝贝,插进了多少?』

『早着呢,只进了三分之一?』

『怎么办我的小穴已经满了,宝宝你轻一点!』

『妳抱紧我,好让我用力的插进去。』

『糟糕,怎么又跑出来了,急死人了。』

『妈,这样使不上劲,到床上去好了!』

『没关系,躺在地上一样可以。』

『嗯!还是躺着比较方便。』

『喔!喔!喔!心肝慢一点,轻一点,妈妈快要被你搞死了。』

『喔!喔!喔!妈妈,宝宝好过瘾喔!妳看现在插进去三分之二了。』

『小乖乖,你舒服了,可是妈的小穴好涨喔!』

『妈,我爱妳。』

『心肝,妈更爱你』

『妈,我七八岁的时候就想搞妳的小穴了。』

『嗯!宝宝七八岁的时候鸡巴就和你爸爸差不多大小了。』

『妈妈,妳替我洗澡的时候,我最喜欢妳握着我的鸡巴洗了!』

『你可知道妈有多苦,尤其是你十岁之后,眼看你的鸡巴一天比一天大,妈却只能够把你的鸡巴弄硬顶着

小穴入睡,你可知道那时候小穴里面好像有许多蚂蚁在里面爬呀爬的!』

『妈,不要难过了,以后我每天都替妳的小穴止痒,和妈咪结合为一体。』

『小宝贝,现在插进去有多深了?』

『好像比刚才更进去一点?』

「…….仆滋…….仆滋…….仆滋…….仆滋…….仆滋…….」

『妈,宝宝好像把整根鸡巴都插进去妳的小穴了,你感觉如何?』

『嫁给你老头二十多年,妈等于是白过的,嗯!嗯!嗯!』

『为什么?』

『他每次都只在洞口外面晃来晃去,没有一次给妈真正的满足。他永远都不能跟我的心肝相比。喔!喔!

喔!他是凡夫俗子,宝宝是盖世英雄。唉!唉!阿!阿!用力,用力。』

『妈妈乱说,宝宝那有那么大的本领。』

『有,你有!—你有!—今天是妈妈的第二次新婚之夜,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我要,我好舒服!我要

嫁给我的儿子,我要替你怀孕,宝宝射进来,射进妈妈的子宫,让妈妈怀孕!』

『妈,妳又流了好多水!』

『宝宝好棒,你是英雄,一砲打下来,妈妈丢了好多次。』

「………仆滋………仆滋………仆滋………仆滋………仆滋………」

『嗯!现在鸡巴有一半在妈妈的子宫里面了,妈妈的肉穴在咬鸡巴。』

『妈妈的小穴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大的鸡巴,他当然要咬着不放了。』

『妈,我好快乐,可以跟自己的妈咪做爱,妈妳喜欢吗?』

『妈有你这个可以跟妈打砲的儿子,当然很快乐!』

『啊!啊!啊!就是那个地方,好痒!好痒!亲丈夫用力磨。用力吸!用力吸小浪妹的奶奶!』

『小虎,我的儿呀,妈是全天下最快乐的女人。』

『妳对小虎来讲是全天下最美丽的女人,是最好的小嫩穴。我爱妳,美丽的小嫩穴,我会日日夜夜的爱妳

,我要让妳的小嫩穴每天吃的饱饱的。嗯!嗯!嗯!妈再用力、再用力摇妳的屁股!宝宝好爽,我是天底下

最幸福的男人。以吼妳是我一个人专用的,我是你的小丈夫,我不要其她的男人在摸妳的奶,再插你的血,

我要你完完全全属于我。』

『小丈夫,我的亲哥哥,你要什么我完全答应你。』

『喔!喔!喔!妳是我的女人,只可以给我一个人搞妳的小穴!』

『喔!喔!喔!妈,你又出来了,好烫、好多!』

「………仆滋………仆滋………仆滋………仆滋………仆滋………」

『心肝,抱紧我,用力、用力的干你的亲妈妈!』

『呜,实在是………是………是………好爽好爽………妈妈的小穴………』

『啊!啊!啊!妈妈………,妈妈………妳………妳………好厉害,真没………没………没想到,打………打

………打砲是这………这………这样的快………快………快乐………』

『啊!………啊!………小丈………丈………丈夫,你………你………再用力、再用………力啊!,我太………太爽………

爽………了,我快………快………快要不行了,求………求………求求你,用力插………插………插呀!………插……呀!………。』

『小………小………小穴,都………都………都给你,接………接………接住,抵………抵………抵紧我………的子宫。』

『老………老………老天………天………』

『嗯,我在哪………哪………哪儿啊………啊………』

『小丈夫,你………你………你在妈妈的肚………肚………肚皮上—上』

『妈妈,妳是我的新娘子,我要吃妳的奶奶。』

『小相公,你张开嘴巴,让妈妈的奶奶餵饱你。』

这一砲足足打了有五十分钟之久,两个人都太累了,直接就躺在浴室的大理石上面睡着了,上面泛出许多的

水光,不知道是汗水、淫水,还是自己亲丈夫的精水。

两个全身上下都充满肉欲的人,疲倦至极,就这样沈沈的睡去。

他们都没有做任何的避孕措施,或许对他们而言能够生出乱伦的结晶,更能够引起他们的性慾。

又过了三天,这三天的时间,小虎一直遵守对大妈的诺言,陪着她度过了人生最美的日子。

大妈一直觉得自己是在梦中,自己有嫁给了自己心爱的儿子。第四天吃晚饭的时候,小虎换了座位与自己的

亲娘坐在一起。

『嗯!老奶奶,我看明天太阳要打从西边出来了!』

『乖媳妇,妳也真是的,儿子坐妳身边,和妳亲热有什么不好的。』

『看样子,可能是我要破财了!』

(因为以前,小虎和自己的亲妈撒娇的时候,总是有目的的,不是做错事,就是要钱买东西。)

『金孙呀!要钱奶奶给你,不要跟你妈妈拿!』

『奶奶,我有钱花。』

『你说说看,你有多久没有陪妈妈了!』(讲话的是小虎的亲生母亲)

『好嘛!好嘛!人家以后多多陪妈妈!』

『二妹,吃饱饭带他去洗澡吧!像头牛,满身臭汗!』小虎的大妈对亲妈说道。

『儿子,你先去洗吧!妈还有事。』

『二妹还有什么事?』

『姐,人家的内衣内裤都有点旧了,我想去买一些新的。』

『我那边有一些新的妳先拿去用,打明天有空在一起上街去买!』

『姐,谢谢妳,这么照顾我,不然在这里我还不知道怎么生存下去!』

『傻妹妹,妳我是亲姊妹,怎么说这些客套话。』

小虎的大妈送给他亲妈妈的内衣裤,是她前几天和小虎做过爱之后才买的,为了是讨希望小虎喜欢。

这三套都是桃红色的丝织品,是当前最流行而大胆的款式,女人穿在身上,躺在床上有穿没有穿时在没有什么大的区

别。

小虎的亲妈一进房打开来看,不由的笑个不停。

『妈,妳笑什么?』

『你看看,你大妈买这种内衣裤,不是很可爱吗?好像是新嫁娘穿得!』

『那不是很好看吗?』

『小孩子,懂什么!』

『妈,我已经十四岁了,算是大人了。』

『你先睡吧,妈要先洗澡在睡。』

『我替妈咪擦背。』

『这是你自己说的,哪时候你变的这么孝顺妈妈了!』

『老头子有没有替妈妈擦过被?』

『他是王八,懒惰虫,只会打砲而以其他的都不会。』

『不要管他,还是宝宝比较好!妈,水放好了』

『这是小虎第一次替妈妈擦背要好好的舒服的洗一洗!』

『妈,妳好美喔,妳是我心目中的女神!』

『妈再美,你爸爸不是一样常常不回家。』

『他是瞎子,不知道妈妈的好!』

小虎的心情,这时候不由的非常的兴奋,和自己都大妈做爱,虽然说是母子,但她终究只是自己的阿姨,现

在即将对自己呈现她的裸体的人,却是她真正的母亲,她的阴道是生出自己的地方。

他不知道和自己母亲做爱会发生什么问题!当小虎的妈妈把衣服脱掉的时候,他又是一愣!

『乖儿子,你在发什么呆!』

『妈,好漂亮喔!』

『少油嘴了,不是想跟妈妈一起洗澡吗,快点把衣服脱下来吧。』

『好,妈妳先进去洗吧!』

『哎呀!小虎!』

『妈,什么事?』

『儿子,你的那傢伙哪时候变的那么大!』』

『我也不知道?』

『过来我摸摸看。』

『嗯!好硬好烫喔!』

『妈,我给妳槌背。』

『心肝,先坐下来给妈妈捏捏大腿。』

『妈,是这样么!』

『再往上去。』

『是这里吗?』

『再往上面捏!』

『是这儿?』

『不是的,你先坐好,我坐在你的腿上。…………….对这样比较好捏。…………….你揉一揉人家的肚子嘛!』

『妈,你躺在我的怀理我比较好揉嘛!』

『嗯!嗯!嗯!对,对再往下面一点点!』

『妈,这个地方怎么样?舒不舒服!』

『这里摸起来有点麻酥酥的!』

『这样可以么吗?』

『再往下一点点,用力揉,—用力,你用手摸妈妈的沟沟内!』

『嗯!有一粒大肉志。他在跳动呢?』

『你捏捏看!』

『呜!呜!可以重一点捏!』

『乖儿子,你捏的好好,真舒服!』

『嗯!!!嗯!!!可以往里面挖挖看,对!!!!对!!!!就是这样一直往身处挖!』

『儿子,你躺下去一点,嗯!!!嗯!!!嗯!!!再下去一点。』

『你的傢伙在跳呢?』

『你很喜欢它!』

『让你玩好了!』

『你今天不吸妈的奶吗?』

『这傢伙揉的妈妈的小穴都流水出来了!』

『来,小傢伙,进去玩玩。』

『唉呦呦,痛死我了,小心肝,你是故意的还是真的。』

『妈,我怕妳生气。』

『急死我了!我们上床去吧!这浴池太小了。』

小虎听了他妈妈的吩咐,将她平放到床上它的狐狸尾巴才露出来。

『小虎,用力……用力插进去。』噗…….插进了三四寸。

『好宝宝,用力插一插,我穴内太痒。』

『你出水了,磨菇了这么久。』

『妈,现在舒服点吗?』

『心肝,搞进穴内多少。』

『妳摸摸看。』

『咬哟,弄了半天,只进了一半。我的妈呀,我已装满了。』

『不用急。』

『还不急,那这一半怎么办。』

『妈,跟你做爱的感觉与大妈完完全全一样。』

『总有点不同的地方吧?』

『要挑嘛,只有年龄。』

『我就是挑的,她喜欢管事,我不喜欢。』

『对了,妳比大妈更美。』

『你少盖。谁不知到你现在是在妈妈的肉肉里面才这么说!』

『我从不骗人。』

『男人搞女人,当然都是先搞漂亮的呀。』

『妈,我学会做爱不到一礼拜。』

『是谁教你的?』

『是干妈,上次去她家住的时候学的。』

『这个婊子,我要剥她的皮。』

『别闹事,宝宝以后以后不搞她好了。』

『然后回家就与大妈搞。』

『你大妈她太不像话。』

『第二天她要我来跟妈妈住,我还以为老头子已经回家。』

『她还真会做人。』

『妈,我不会偏心的。更何况我和大妈是真心相爱的,当然我更爱妳。』

『偏不偏心谁知道。』

『我会做给妳看。』

『嗯,宝贝,都快进去了哩。』

『现在舒服吗?』

『才不舒服呢,胀得我喘不过气来。』

『妈,我爱妳。』

『唉哟哟,小宝贝,我更爱你呀。』

『好了,已全根进去。』

『妳好美,妳好美,真是好穴。』

『哦,我的老天,这种味。』

『宝贝,快吸妈的奶呀。』

『在感觉上,没有干大妈那样顺畅,满足。』

『宝贝,你不快乐。』

『我也不知道。』

『是不是妈不够女人味?还是我是不够淫荡。』

『我想宝宝和妈多住几晚会改变的。』

『这可能是妈陪你太少。妈以后会常常和你一起的。』

『可是,你陪妈时,你做什么,妈从来不管。』

『妈,我一想到,我是从这边出来,就有点不自在。』

『笨小子,世界不与妈妈打砲的,少之又少。』

『我主要是怕妳生气。』

『我才不那么傻,我是求之不得。能跟自己的亲生儿子打砲,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妈咪。』

『所以呀,像这种问题,如果不搞过,谁都不敢谈。』

『这倒是实话。』

『这就是假面具,不容易拿下问题。』

『别的国家不去管它,台湾乱伦的,超过百分之十。白天,大家正人君于,威风八面。一到晚上鸡巴硬

了,它管你伦理不伦理,先痛快再说。这种乱伦被外人知道的,只在十万分之一而早年的养女盛行时,约

占千分之七八。人只要吃饱了,身体健康,它不发洩,必然会生病。』

『妈,看不出,妳懂的真不少。』

『你也认为妈是煳涂虫。』

『妈是大智若愚。』

『能傻最好傻、日子好过。』

『妈,听妳一席话,我们母子感情已完全溶在一起。』

『小子,我们两个本来就是母子连心。』

『妈,我爱妳』

他用力的搂紧她,揉着,咬吻嘴唇。她像蛇,紧缠他全身。

『虎儿,有一半插在子宫呢。』

『我爱妳,我要使妳满足。』

『心肝,慢慢揉』她咬着他耳朵细声说,比蚊虫的声音还小。

『妳在咬它』,同样的,贴着她的耳,轻轻细语。

『啊!啊!用力的挺几下,我要出了。』

『唔,像一杯热鲜奶,一下子淋在龟头上,美极了。』

『哦,心肝,还是用揉,我喜欢。』

「卜滋………….卜兹………….卜兹………….」

『嗯,这种美感,像是在撕妈妈的心。』

『不对,我说这是仙果。』

『嗯,我说我们母子俩是连心果。』

『嗯,你….你……..你咬得…….得好厉….厉………厉害,我….我………..我实在…..在太爽…….爽………爽了。』

『啊啊啊,你…..你………你用力…..干呀』

『啊……呀千万….万………..万别慢………..慢….下来…..来………来啊………啊』

『啊啊啊,这…..这………这是生….生……….生死关…..关…………关头呀….呀』

「…………卜滋………..卜.滋…………卜滋…………」

『唔唔,小…小……..小心肝…….我已……….已………..已经不行……..行了………了….了』

『最后一…….一………….秒钟……………钟……………要忍…….忍耐……….住…….住啊』

『哦……..哦……..哦!』

『嗯………嗯………….嗯!』

『心肝,我完完全全是你的。』

『我也一样,完完全全是妳的。』

『我怕压坏你。』

『别管它,我好睏。』

就这样这对真正的母子,躺在床上享受做爱后的舒畅。

小虎的妈妈,小穴里面还不断的流出自己儿子的精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