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oolDays日在校原版小言篇

校园小说   2021-07-21   加入收藏夹


>去年大大紫的校school days(日在校)的原版小……本以是普通……想到小是十八加……大家分享一下了 txt制作:flywind 初校:flywind ——————————————————分割符———————————————— 唉,你知道? 情只要在后夜祭共舞一曲.那整年就得幸福美呢! school days[言篇] 只要,女人就得越越美。那是小候曾看的某本典小中 永的一句。 言情小中的女主角。了的那男孩而努力改自己。努力肥、 化、上成熟的服、与情抗、情消沉而落心,但最后是能抓住就 在前方不的幸福。 而言之,努力与挫折都是中不可或缺的要素,若有走充棘的 坎坷道路,就不可能得到真正的幸福。 桂言的小——少女性向的言情小中,不其的种游 作般再三。 言一直得很不可思。不惜流血流汗努力追求的情,究是什么西?大 家是不是都像小那,狂地?到底在什么地方,才能找到的情? 言不懂什么叫做真正的。事上她而言,男性根本是种法理解的生 物,甚至她感到恐。 她的初潮,生在小五年的候。 究竟是算早是算晚,言自己也搞不太清楚。 唯一知道的是,自己的身体已逐成真正的女人。膨隆起的乳房,原本 喜的那件洋得太。型衣根本法包覆住日丰的乳房.后母 才自己了加上的胸罩。自法有名厂牌所制造的胸罩,精美的小 生而言在太成熟,每到体育穿衣服,遭到其它同嘲笑。 第1次遇到狂的恐,言直到在得很清楚。 在塞人的晃列中看,言的胸部突然被身后伸的一只大手。 方是穿生制服的男生.一始.言搞不方到底在做什么。想到 世界上,居然有小女生生情欲的男人。的事教人不敢置信。 言只能抖。等待那去。 的然不是造成言怕男人的主要原因,但直到在,言是不太 敢与男生有所接触。 不,真正她怕的或不是男人,而是成大人的自己吧。 心有法跟上身体的成速度,每胸罩的罩杯尺寸越越大。心里就越是希 望能持在少女的段。得接受男人的存在,就好像接承自己已是大人。 言在小和中代,得特突兀。也是言身上所散出的女人味, 在稚嫩又多愁善感的少女中,得格格不入的系吧。 早熟的身体所的法他人,只好一直默默在心里。 不久,桂言便与伊藤邂逅。 “姊姊,你在做什么啊?” 妹妹小心的音客了。言口,在房的柜里翻西 找。 “姊姊,你想要做什么好吃的西吧?” “不是啦.我在找西。” 听到言的回答,小心不禁露出一副趣的表情,又把移回。差好几 的妹妹跟向怕生的言不同,是天真漫、不管什么事都感到好奇的活女孩。 明明是流相同血液的新姊妹,什么性差那么多呢?一常言得很不 可思。 “我回了。咦。言你在做什么啊?” “啊,回了呀,今天挺早的嘛。” “是啊,得的早。了,你到底在做什么?” 夜半的母,不解地望在房翻箱倒柜的女。 “我在找水啦,我家不是有保瓶?” “保瓶是放在左柜子吧,你拿水做什么用啊?” “因明天好像很冷。所以我想到校去啊。” “是啊.那明天我也你准便吧。” “……” 言垂下。 “怎么了?” “什么.明天我三明治午餐,所以不用了啦。” “是喔,我本想你的小男朋友努力作出好吃的便呢。” “啦,真是的。” 言柜子里拿出保瓶,不依地答道。得力出朗的模才行,如果露出 悲的表情,一定我心的。 “姊姊最近好奇怪喔。常看一些的教、都老半天,有 有。好像也始在意起体重呢。” 小心促的插道。睨她一眼,小丫也不甘示弱地朝自己吐了吐舌。 “我在想你最近怎么都那么晚回,果然是跟男朋友出去了。要是不慎 一,爸爸可是叨完唷。” “好——我知道了。” 言露出笑容。 不是的,根本不是的.之所以晚,是因校的行是一再拖延 的系。已好久和了,在只要能在走廊上和他偶然擦肩而,就足 自己心一整天。就午休都有一堆麻事得理,只有很偶然的机才能和 一起共度午餐光。 而且,前几天言手做的便,也有吃。 那天,言本是想和有西寺世界三人一起共午餐。本以他也 很心,言特地在早上五就起床准,抱沉重的大便盒到校去。 可是……。 言站在房,茫然地望天花板。不得怎么搞的,最近好像常常不由自主 地起呆。他……什么不愿意吃自己准的便呢? ……,得那天世界突然”我有事”,然后就追了上去,只留下言 一人呆愣在原地。 果,言只能一人在天台吃完三人份的便。一直到午休束,和世 界都有出。 那件事然自己心,言不曾抱怨。世界和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 事,才不得不下自己吧。 所以言什么都,是像往常一他展露笑容。 言得不是忍耐,而是的包容。 伊藤是言的男朋友。 入神野扰后,下期,她就与他邂逅。正确,是与同班的 世界介人的. “你、你好。我是伊藤,伊藤。” 在天台第一次面……腆的自我介。然么.但其言自己也很 ,在立人。 到底是什么候,我才厘清心中的感是呢? 在世界彼此介之前,言早就知道人的存在。他每天都跟自己搭同班 上。每感到而抬起,不意地他四目相交。始以 只是的偶然、也或是自己想太多……。 那天,世界介自己的候,言多少也感到就是所“命的邂 逅”。就像小中的景一,在那么多的偶然之后,人算彼此正式 。 雄如此,但言可有余裕沉浸在幻想之中。因除了父和老以外,言 几乎有和其它的男性好好。果不其然,一始根本法好好和他上几句。 好有世界在一旁忙,人之的交集才逐多。 ,一切都多了世界。 言能和世界成朋友,就跟邂逅一自己感到。她有可以朋 友的女性友人,在班上也是自一人。其,言真的好想和大家一起聊天,一起 逛街西、一起聊些于的。 心里小小的想,或有成真的一天、或自己能胎骨也不定。 言而言,世界与,疑是明天全新的希望。 “啊,西寺同,你好。” 隔天的午休。言束行的事后,急忙赶到天台。怀里抱三明治和 水瓶。里的是秘的檬水。 一推通往天台的大,和世界就在那里。好像正站聊天.人并肩同往 里看。 “好久不,桂同。” 世界露出淡淡的笑容。在她身旁的也稍稍抬起了手,露出有些腆、昏昏欲 睡、与平常一的表情。 “又是行?” “是的,我才在理有位的事……不已束了。” 被吹起的,言坐上椅。 校就在三天后,行干部在可都忙得分不身.再加上——班上的女孩子 校的准工作并不是太极,加在言身上的荷更得沉重。 一些男同然主忙分言的工作,惹得班上女同更加反感.不言 自己倒是有注意到。 “呼……果然是到里,才能心情平下。” “是?可是天气也逐冷了吧?” 世界跟坐上椅,打自己的便盒。 “,你不得?” “咦?” 呆站在一旁的,才回神望向世界。 “啦,你振作一好不好。我才是在,在外吃的气越越冷了 啦。” “啊、啊啊……好像是吧。” “我一都不得冷啊。” 言口插入与世界之的。 “吹的候,不是得很舒服,种季也用不穿外套啊。,你 呢?” “……嗯,差不多是吧。” 昧地了,在言的身旁坐下.坐在面的世界,正微蹙起眉凝 的。 “,你有在听我?” “我不是我有在听。” 露出一”真受不了你耶”的表情。一口咬下手中的炒面面包。世界不地用 手肘了下的腹。 “了,我煮了一些檬水,你要不要也喝一?” “檬水?” “是啊,然冰檬水也很好喝,不今天有冷,我才准的。” 言拿出水,把倒檬水的杯子。酸酸甜甜的香气立即在鼻腔前散 。 “嗯,真好喝!” 喝下一口后,足地道。 “太好了,是我教我做的。西寺同也一杯嘛。” “我不用了……” 自然地拿起另一杯子,正打算倒出檬水.世界出制止言的作。 “我自己有料,所以不用了啦。” “喔……啊。” 本想倒出檬水的手尬得可,言上露出些困惑。因世界的音 中,似乎包含扭的成份。 “得有种机,你就喝一杯味道嘛。” “咦……可是我自己已有料了呀。” “有料是可以喝吧?” 的口气得有些硬。二人之的空气似乎之凝,言慌地出笑容。 “有系啦。不起喔,都怪我硬要世界喝。了,于校的事……” 是赶快改吧。今天世界好像不怎么有精神,可能是太久有三人一起用 餐。所以有些法适吧。 起,最近世界也完全有回复她的。不只是世界,也一。 ,的往明明很繁的呀,在得冷清。一定是因他人 都很忙的系吧?之前听他,三班要在校咖啡,他一定是忙那件事。 才有回愿自己的。 嘻嘻嘻.言忍不住在心中笑了起,到底是了什么感到不安呢? 根本什么好心的嘛。因,我是的女朋友呀。 “那,……” “嗯?” 伸手拿起三明治,看向言。 “是于三天后的校啦,那天……你有什么事?” “什么事?我班上要咖啡啊……” “不是啦,我不是意思……我是,你有去逛逛其它位吧?然 我是行干部.可能有忙,但是有自由活的。所以我想和你一起……” “!” 世界的出,遮言未竟的。 言惊的抬起,不解地望向世界. “……” “咦?啊、啊啊……” 世界和互看一眼,陷入一片沉默。几秒后,算口。 “不起。言……我那天有事,所以……法和你一起逛。” “咦……?” 言想拒自己。 替代受缺席的同成班上的代理人,在的他也被冠上行干部的身分, 言然也知道天有多么忙碌。 “的配合上可能有困,不我努力抽出空的。” 如果是的,是想象可及的范。 ……可是,言完全想拒得一余地也不留。 “你那天有事……。啊,是要照班上的位吧?可是,是有自由 吧……” “不是的,那天我要和世界一起逛啦。” 什么——? 言以求的目光望向世界,但她垂下眼,一句也不答。 子里一片混。与世界在之前,就好要一起逛校的位?他本 就是好朋友,事先好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啊,原是啊。你要和西寺同一起……” 可是,什么?什么西寺同要和一起度校? 心跳指直上升。世界不不知道吧?不,全神野的生都知道 那例才。 男生和女生一起逛校,等于是向人宣示人正在交往。 然后,在后夜祭共舞一曲的情—— “言,不起……。” “、系。你是同班同,而且次的校有位的事得忙,一起做 是比好嘛。不起。都怪我粗心注意到一。” 言笑了。 ……嘛,干嘛自己胡思想。然真的很想和一起逛校。可是我也不想 他种事感到困扰。 混的子中,仍努力一切做出合理的解。,根本有什么好感到不安 的,之前自己不也和,那天看起不也很心? 只不,言与手件事仍有些抗拒,也因手的事得有些 尬……但言得种小事不是人之的,然言是有怕男生,可 只要方是,哪天一定能手手心的走在大街上,人到候一定得更恩 的。 或得花,但一定等到自己完全准好。 因——我是情嘛。 寄件人:桂言 主旨:校 明天就是校,的班上好?我班上一切都上道,如果到有空的, 到我班上玩喔,我也想去你班上吃蛋糕呢。了,如果可以的……后夜祭 的……算了,件事就等明天再吧。那就先,晚安。 校天—— 离已剩不到一小,四班的生在鬼屋的置到奔走。原本偷 不做事的那些人,在也全体忙。 是搭建,但算有鬼屋的子。言困的揉了揉眼睛.努力大片 黑布挂在上。 “啊。真是的,是把柜台的椅子拿走啊,” 小泉夏美氟得大叫兼跺。被她的大嗓到的言,下意地回瞄了她 一眼。 “啊,不起嘛,我才拿到里面的房去了。” “什么啊,原是小南拿走的呀。好吧,那我就原你好了。” 夏美拍了拍小南的肩膀,站在不的女孩就么笑.再加上加藤乙 女和森,就是四班有名的死党四人。 “离校始只剩下最后一小。行本部借工具的生,立刻物品 。重复一次,离校始只剩下最后一小……” 播的音在四起,在所有人不息以。空气中溢的意珊 比校即始的高昂情要烈。 言伸手抹去泌出的汗水。漫的行干部所背的任,于可以在今天 告一段落. 不能完全有成就感,但任中得解放的喜更是大于一切。下星期 始,又可以和以前一和一起放回家,也可以和他共度午餐的。已不用再 行的事,而破坏人在一起的了。 “哇啊啊,只剩下一小了啦,真的得及?” 夏美出倦的音仰天。 “知道啊。反正就算赶不及,要的也是我班的行干部啊。” “就是啊。只要她口求援,班上的男生一定都大力忙的啦。” 夏美和小南有含意的嘻嘻笑道。些好像特地言听似的。 言不得怎么反才好,只能默默手的作。很久以前始,言 就注意到四人自己的目光是充意。如果自己做了什么惹得她不快,言 自然道歉。但翻遍了,言根本不得自己有哪里招惹她。 下期后,她自己的排斥似乎得更烈,上期明明不么露 骨的表出嫌的度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