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花语- 第二百八十三章 东瀛第一美女

乱伦小说   2021-07-22   加入收藏夹

  和吉普森等人分开,云逍来到伊藤家族别墅区的外围仔细查看周围的环境。伊藤家族的保卫很森严,真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随处可见的都是身穿黑衣的保卫。

  云逍看着那些守卫,心中冷笑,守卫再多有用吗?几颗火箭弹过去,还不玩完?云逍杀人的手段是无所不用其极,只要能把人干掉,什么方法都不过分。

  伊藤家族自然不会想到有人竟敢胆大包天的用火箭弹去对付自己的家族。杀手家族的威名在世界上都是有名的一般来说,没有一定资本的家族惹不起,惹得起的家族也不想惹,自然而然的,伊藤家族也就认为自己家的大本营是安全的。事实上,确实是伊藤家族太自信了,五角大楼都有人炸,更何况是一个家族呢?

  回到住处,云无心还在等他,看到他回来,她连忙站起身来:“怎样?”

  “什么怎样?”云逍绕过她的身子,走进屋里,取出一个酒杯,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一口当饮料喝掉。

  “你不是去打探伊藤家族的情况去了吗?”云无心皱眉道。

  “恩,是啊,不过什么也没探出来,我没深入进去,就在远处随便看了看。”云逍微笑道。

  “你还是准备用热兵器?”云无心问道。

  “为什么不呢?早点解决这里的事,我好早点回国,国内我可不放心。”

  云无心还想说什么,最终只是轻轻一叹,她修行多年,早已经养成了慈悲为怀的心理,能不杀人,那就不杀。

  中午得罪的那几个公子哥上不得台面,无非就是有钱人家的富二代。不过呢,有些时候,这种富二代也会给人造成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比如,现在。。。。

  “多多多。。。”

  云无心打开房门,门口站着几个身穿警服的男人,看样子,他们应该就是所谓的警察了:“请问,你们找谁?”云无心微微皱眉,疑惑问道。

  “你好,我们是警察,有人举报你们犯了伤人罪,请跟我们走一趟吧。”几个警察不由分说,一下子全挤进房间里来。

  “对,对,就是他们,就是他们。”几个警察的身后还跟着一个鼻青脸肿,手臂打着绷带掉在脖子上的家伙。

  “是你?”云逍扫了一眼嚷嚷的家伙,这家伙一头黄色的头发,正是中午的时候想调戏云无心的那个黄发青年。

  “哼,是我又怎样?你们敢打我,哼,现在我要让你们生不如死。”黄发青年满脸狰狞,当看到云无心的时候,眼中冒出赤裸裸的淫邪之光。

  警察局云逍是不会去的,在人家的地盘上,再被抓到警察局去,那可真就是羊入虎口了。云逍知道,和这些人是没道理可讲的,人家已经说得这么明白了,你希望和警察讲讲道理人家就不抓你了,那还真是白日做梦。

  云逍点点头:“既然如此,那我就想让你生不如死。”云逍说完,不等几个警察反应过来,一个闪身来到黄发青年的身边,一把小刀抵在他的脖子上。然后不慌不忙的看着几个警察:“你们进屋去。”

  几个警察连忙掏出枪指着云逍:“放下武器,举起手来。”

  云逍懒得理他们,给云无心使了个眼色:“你们几个警察进屋去,哦,对了,你给他们说吧。”云逍的匕首轻轻的刺进黄发青年的肉里,鲜血顺着匕首流到了地上。

  黄发青年脸色苍白:“别杀我,别杀我,我,我给你钱,我给你很多钱。”

  “我说,让你给他们说,让他们进屋里去。”云逍低喝一声。

  黄发青年吓了一大跳:“你们进去,你们快进去。”几个警察似乎非常忌惮黄发青年的身份,听到他的话,一个二个小心翼翼的退回房间。

  云逍示意云无心把门锁上,然后挟持这黄发青年向酒店门口走去。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酒店里有很多人在一旁围观,云逍懒得理他们,夹着黄发青年来到大街上。两人的运气也真好,刚出酒店的大门,刚好有一辆红色的保时捷跑车开过酒店的大门。云逍走上去拦了下来,司机是个女的,云逍也没有看她的容貌如何,一下子把她从驾驶座位上扯下来,然后把她塞进后座。

  云无心知道云逍想干什么,打开后座车门坐了进去,权当是监视后座的女人。在坐上驾驶座之前,云逍冷冷的看着黄发青年:“你不是要我生不如死吗?那好,现在我就先让你生不如死。”

  云逍根本不等黄发青年说话,手臂轻轻一划,黄发青年受伤的手臂一下子掉在地上,鲜血向水一样喷了出来。切掉人家的手臂云逍还不甘心,狠狠的飞起一脚,正中黄发青年的腿间,黄发青年直接被他高高地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没了声息。

  “嗡。。。。”保时捷跑车以一个漂亮的弧度转弯,眨眼便融入滚滚的车流之中。

  “小姐。”保时捷刚开出几十米远,后面冲上来两辆黑色的奔驰,车里的人大惊失色,顾不得会不会撞到周围的人群,汽车直接冲了出去。

  “你们是谁?”保时捷车后座的女人这个时候才有机会出声问问题。

  云逍冷哼一声:“不想死就闭嘴。”

  “哼,你敢杀我?你也活不成?”女人针锋相对的冷笑道。听她的声音,年龄应该不大,最多十七八岁。

  云逍冷笑道:“是吗?现在我没工夫和你墨迹,等到了郊外,我再杀掉你。”

  女人不再和云逍说话,把目标转移到云无心身上:“你真漂亮。”

  云无心淡淡一笑,扭头向身边看去,瞬间,云无心一愣,眼中流露出惊艳的神色:这个东瀛少女真的太漂亮了,云无心和她相比,只能自惭形秽。在容貌上,云无心比不过她。她就像是降落人间的天使,皮肤比白玉还白皙光滑,眼睛大大的圆圆的,时刻都从中散发出一股骄傲的眼神。她的脸蛋圆圆的,看上去很可爱,就像是那种绝美的充气娃娃一样。少女的胸部很大,但是却不显臃肿,和她的身材很相配。

  “你也很漂亮。”云无心淡淡一笑,这话不是奉承,而是实话。

  “那么,你们是谁?”少女再问。

  云无心不答:“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你不知道我们是谁,我却知道你是谁?”

  “哦,那你说说,我是谁?”少女一下子来了兴趣,从被云逍扯上车到现在,少女表现的十分的平静,没有丝毫的惊慌,给人的感觉就是,她不是被挟持了,而是,她在逛街。

  “东营天皇孙女千叶慧琳公主。”云无心微笑道。

  千叶慧琳微微一愣:“你怎么知道是我?”

  “在东瀛,如此绝色的女孩子,我想除了公主殿下不会再有别人了。”云无心自信道。

  “既然你们知道我是公主,你们还敢绑架我?”千叶慧琳神色严肃,有一股凛然不可犯的气势。

  云逍一直在偷听两人的对话,现在听说后座上的女人居然是公主殿下,这下麻烦了。云逍虽然自大,但他还没自大到以为自己能够对抗一个国家。

  “公主殿下,我想,你搞错了。”这个时候云逍插嘴了,他再不插嘴,这个绑架公主的罪名可就要成立了。

  “哦,难不成,我还说错了?”千叶慧琳冷笑道。

  “是啊,你说错了。”云逍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你,我怎么说错了?”公主殿下深吸一口气,尽量不让自己生气,自己是一国的公主,万万不能玩了这种亡命之徒生气。

  云逍嘿嘿笑道:“公主殿下,我们似乎没有绑架你吧。”

  “还没绑架我?哼,那你们现在这是什么意思?”千叶慧琳脸色难看。

  “哦,我们只是想借你的车一用。”云逍慢条斯理的解释道。

  “那你们把我拉上车是什么意思?”

  “恩,呵呵,借人家的东西总要还不是?我让你上车,就是方便还你的车啊,待会儿我们下车后,你直接可以把你的车开回家。”云逍耸耸肩,解释道。

  “你,你怎么这么无耻,你明明绑架我了,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说什么是为了方便还我车,我堂堂东瀛公主会在乎一辆车吗?”千叶慧琳大怒,这个混蛋,真的太无耻了。

  “我知道你不在乎,可是公主殿下,我在乎啊,借东西不还是非常可耻的,你可别告诉我,你经常借东西不还啊。”云逍笑道。

  “你才借东西不还呢,再说了,我答应借你东西了吗?你这明明就是抢劫。”千叶慧琳冷冷说道:“哼,你就等着东瀛皇室的追杀吧,看,我的保镖追上来了,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逃。”后面,两辆奔驰车紧紧的咬住保时捷,再后面,警车开着警报,风风火火的跟随着。

  云逍轻蔑一笑:“放心吧公主殿下,就你那几个草包保镖还追不上我。”

  “那,再加上东京的警察呢?”千叶慧琳冷笑道。

  云逍笑道:“试试就知道了,无心,坐稳了。”话音刚落,保时捷以更快的速度冲了出去。

  现在是晚上,街道上来来往往的汽车很多,道路很拥挤,保时捷就像一条水里的泥鳅一样,滑溜的在汽车缝隙之间穿来插去。

  车后座上,云无心和千叶慧琳随着汽车的转弯刹车加速东倒西歪的。千叶慧琳经常在大街上飙车,她知道云逍的技术非常非常的好,能把汽车控制的和自己的身体一样灵活,这就是一种境界了。很多车手一辈子也达不到这种境界。

  “你的车技不错。”这个时候千叶慧琳还不忘夸奖云逍的车技,要知道,现在只要云逍稍微大意一下,结果很有可能就是车毁人亡。这种在悬崖边上行走的开车方式的效果是显着的,因为千叶慧琳的保镖和警察早就被不知道甩到什么地方去了。

  “小妞儿,如果不想死的话就给我闭嘴。”这种情况下,云逍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他要全神贯注的开车,不能分心。

  千叶慧琳耸耸肩,不再说话。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对她说话。

  一个多小时后,保时捷来到郊区,融入无边的黑暗之中,这种地方,一般一到晚上很少有车来,有的,也是那些有钱人家的公子哥,他们来这种地方赛车。

  把车停下,云逍打开车门走了下来,两个女人也手软脚酥的走下车,脸色苍白的趴在车上娇喘吁吁,刚刚的哪一个多小时的飙车,差点让两人吐了。

  云逍走到云无心的身后,轻拂她的后背,缓解心中的难受。云无心也不拒绝,安心享受云逍给她的安慰。

  “喂,我,我也很难受啊,你怎么就不来安慰我一下。”公主殿下不干了。

  云逍耸耸肩:“我又不认识你,我拼什么安慰你啊。”

  “你。。。。。”

  云逍看着车对面的少女,很漂亮,应该是绝顶漂亮,和杨吉儿那样的美少女比起来丝毫不差,而且,她的身材更加的丰满,看起来更好。少女身上有一股很多人都没有的高贵气息,是属于她皇家公主特有的气质。少女很骄傲,就算她站在你面前和你说话,她的下巴也是微微扬起的,这倒不是她故意做作,而是她长期养成的习惯。她无论从外貌还是气质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公主。